树枝凋零 因我诉说了我的梦.

水果店纪事【新旧双黑

要做粗长君!【呐喊】另外我站芥敦 我想写水果店【斜眼

私设大概也没有成堆×吃糖愉快【比心

--------------------------------------------------------------------------------

关于皮带#

#序.开头是这样的

   有一天中岛敦在给面包店的爱丽丝小姐结账的时候.


  "老板娘老板娘,你是怎么钓到龙之介君这样的金龟婿的?我家大人让我问你。”天真无邪的语气一点也不好听。

  可爱的女孩子八卦起来怎么一点都不可爱。敦感叹。

  “恩,我今天心情好,所以讲给你听。”敦坐到岳母大人的皮椅上。“另外,我是老板。”

  “这段孽缘大概起源于一条皮带...”




#1.话说和撒币君的一战后,芥川有时候会来武侦社找敦打架。

   真的是。很单纯的。干架。

   比方说因为上司自己的恋爱没谈好被发了脾气的今天。

   因为有一次友好切磋的时候毁了半个社的敦被国木田麻麻赶了出来,然后在楼下的咖啡厅找到了芥川。  “你来干嘛?”敦拉开高脚椅,坐在芥川旁边。“老板,一杯牛奶!”

   芥川抬头斜了他一眼:“你喜欢牛奶?”

  “...恩,也不算。”敦想了想,“但太宰先生说喝牛奶会长高...大概。”

  “是么。”


      【一起发呆三分钟】


  “人虎,陪我打架。”芥川语气疲累,揉了揉眉心。

  “啊?哦好。”呆呆应下后敦还是很无奈。“就不能换个温柔点的方法啊你。”

  “废话什么。”


  【打架进行中】


   中岛敦发现自从白鲸一战后,芥川下手变轻了很多啊。证据就是他的衣服不会碎成渣了。

   诶会不会是我变强了?中岛敦感觉有点小兴奋。 

  “不你想太多我只是下手轻了。”芥川低头拍着身上的灰。

  “...”中岛敦感觉有点小心碎。


#2.

  其实敦还是很不敢把衣服弄坏的。

  与谢野小姐和镜花缝补的手艺都非常好,实在碎成渣就重买好了。太宰这样说过。

  不是傻子大概都知道【太宰不靠谱】这种事,敦当然不是傻子,他其实是拒绝的。

  只不过敦实在不能不听话,不待在武侦社就只能去卖肉了。

  啊。敦被与谢野小姐拿着柴刀砍并被要挟【再让我和小镜花一个星期补五次衣服就把你肢解掉】这样。就比较心塞。另外敦坚决不去卖肉。

  又一次补完衣服的镜花只好面无表情的打电话回娘家。


  “啊,啊,这样啊。小镜花你放心,这种事我来解决就好。”尾崎红叶笑的眯眯眼,似乎对镜花打电话的事十分开心。放下电话,红叶让手下去叫芥川。芥川很快到了。

  “龙之介君,能不能麻烦以后对名为‘中岛敦’的少年下手轻点呢?”尾崎红叶边说边用衣袖遮住脸。

  “...人虎?为什么?”芥川费解。

  “啊,大概就是,小镜花不想老是补衣服了。女孩子家那么劳累我也是十分心疼。你知道的...”

  “恩好我知道了再见。"比较不想听女人唠叨的芥川退走了,却没有看见上司的蜜汁笑容。

   ......

  所以在答应前辈要求后顺走了中岛敦皮带的行为芥川表示毫无压力。

  但中岛敦就觉得这真是【哔--】了狗了。


#3.

  <敦>下午2:00

  只是皮带没有了,不会被找麻烦吧...大概..吧。啊怎么可能。

  

  “嘤嘤嘤太宰先生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随便把衣服送人了..啊不那是皮带...”敦抱着头在武侦社了上蹿下跳飞来飞去。

  “敦你知道吗我好伤心啊那可是我为数不多的一次送人衣服诶。”太宰笑着跟敦一起上蹿下跳飞来飞去。

  

 *【乱步:“喂你们说太宰那算不算淫笑?”

  国木田:“...说的是。”】*


  “诶呦好了好了。”手长好啊手长能抓猫咪还能抓老虎。“丢了不要紧,再买一条也不是不行。”

  “但那是前辈送后辈的礼物啊..是有纪念意义的。”太宰叹息,用缠满绷带的手捂住了脸。

  “...唔..太宰先生..”中岛敦觉得果然还是很愧疚。

  “所以,我找社长给你批了假,你去把皮带要回来吧!”

  “可是我...”中岛敦想到那张苍白的脸觉得果然还是好怕怕。“我,我...”

  “诶,敦君,你不愿意吗?”受伤脸。

  “不是不是...我一定会把皮带要回来的您放心好了!”最后还是挺直了身子但一脸视死如归。

  太宰想猫科动物是不是都那么好骗。


  


   <芥川>下午4:00

  所以今天在街上看到太宰的时候,芥川只是想像往常一样视而不见的。但,走过去的时候。

  被拉住了。

  被拉住了。

  被拉住了。

  想想还有些小激动呢。

  “芥川啊,前几天你过生日我也没表示,有点抱歉呐。喏,其实我是在准备礼物啊。”太宰把手搭在芥川的肩膀上,眯眼笑着。

  不谢谢您的好意我心领了。芥川表示即使被拉住了有点开心但他并不会傻,【被坑太多了】这种事还是有些难以启齿。

  “怎么这样...”受伤脸。

  “...”小犹豫。

  “真的只是师生情谊,老师不会害你的。”突然变严肃的语调缓慢却坚定,不容置疑的味道。


【路人:哇你看,那个男人画风变得好快!】


  “...是,我知道了。”轻轻吸了一口气,芥川算是应下了。

  “那你今天早点回家啊哈哈我还有约会先走了再见!”

  【老师的画风总是变得很快怎么办?急,在线等!】

  另外芥川觉得自己大概知道上司不常见的早退是怎么回事了。


#4.

  唔...是这里吧?中岛敦苦恼的抓了抓后脑勺。太宰先生只是给了他一个地址,让他按着这个地方去找,也没有给门牌号。

  ...啊,是这样啊。

  没有必要给门牌号啊。

  即使是公寓,别家门前都是白色或黄色那样暖洋洋的色调,并且摆几盆像是绿萝或是仙人掌之类好养活的植物,放鞋的壁橱也都擦拭的干净,看起来就是给人住的。只是不管怎么都不像这样。门前什么都没有,连地毯都没有,只有落了长时间的灰尘,是连老鼠都不愿意待的地方。如果没有一条黑色的、细细的门缝,门板和墙壁简直要融到一起去。

  黑洞洞的,似乎什么都没有的样子。敦摸了摸门板,转身靠墙站着。

  今天就把皮带要回去吧...不要多管闲事好了。他这样想着。反正请过假了,就在这里等着吧。


  一小时。好无聊。做好长时间等待准备的敦顺着墙壁缓缓向下滑,最后坐到了地上。

  两小时。好饿。但是芥川先生回来了怎么办。我想走我想走。

  三小时。好困。


  

  十点多,芥川回到家的时候,就看见门前有一个白色的抱着膝盖缩起来的小东西。

  疑似人类。芥川扶着墙壁,用脚尖轻轻踢了踢:“喂。”

  少年慢慢抬起脸,用带着黑色半指手套的右手揉揉眼睛。昏黄的灯光投在少年特有的白皙的脸上,从鼻骨开始在另一边的脸颊上落下阴影。轻咳了一声,鼻翼两边小小地扇动,接着用刚睡醒的、还带着水声和奶气的嗓音说:“吶,芥川先生,把皮带还给我好不好?”

  啧为什么会觉得好可爱..这样想着的芥川捂着腹部跪倒在敦身旁。

  最后是人虎惊慌失措的表情。


TBC

--------------------------------------------------------------------

对家的人现在越来越多【死鱼脸】我好羡慕太中有写百日的【翻滚

说好的肉推翻重写有点对不住组织【鞠躬

上次生贺也因为种种原因没写出来【跪

其实我年纪大了肾不好【...捂肾

PS.这大概是为数不多的长篇,先写了一半发上来。大概不坑...不我拒绝坑!我想写水果店啊我想写【碎碎念】。另外以后的水果店还是会以段子为主。


评论(7)
热度(55)

© 鹿太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