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枝凋零 因我诉说了我的梦.

【装甲车】闪回

 @贝尔姉和零君是什么关系    For you.

少女在上任帮主葬礼上的初次会面。很久没温习漫画,如有不周到的地方还请海涵。

闪回+*他与车上的人对望,却不知那车上有另一人在看他*


#黑天使与白恶魔

  墓园里采光极好永不安宁的好位置。左边排列着着清一色的黑色油纸伞,右边是白色洋伞。美丽的女医生和和服女子谈的很融洽,笑声中似乎在讨论今天天气的晴朗。

  太宰拉着梦野久作的手,眼中没有焦点。可爱的过膝白裙以及到了腰的棕发,裙边上的蕾丝她很喜欢呢。

  被叫道名字,一抬头看到了一袭黑衣面无表情的少女。

  少女有极干净的脸,浅淡的眉与太过冷漠的眼角甚至算不得风景。脸颊苍白,颧骨偏高。被逼着迫着,淡施粉黛,用尖利的唇轻轻抿了胭脂。腰带束得很紧,已经略微扎出柔软的曲线,别上了黑色的双刀。

  她就只是头颅微昂地站在哪里,和服的裙摆垂在泥土上,手里提了一把黑色的纸伞,硬生生地逼出了些许端庄和艳丽。

  啊,真是让人讨厌的酒红色。太宰想到。


#裙摆

二人对视,手里都轻轻紧紧地捏起自己的裙摆。

两人脸上都是轻浮冷淡的笑。


#归途

  墓园外第一个红灯,一辆黑车缓缓停在白车旁边。中原中也看着白车里烂漫着天真笑容的孩子。

  也许不天真呢。她转过脸低下头敛了眉,兀自想到。

  白车内梦野久作兴奋地和旁边的太宰说着黑车内的少女,夸奖她的面容与和服。

  太宰若有所思地一直看着黑车内,直到转弯。然后再次纯真地微笑,看着眼前愚蠢而危险的孩子说是吗。


----------------永远没有亮点的塔子--------------------------

想写黑道的葬礼,也许点梗并没有成重点…【土下座

评论(2)
热度(14)

© 鹿太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