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枝凋零 因我诉说了我的梦.

监狱【全文ooc【7.15生日快乐

 愿我如烟.还愿我曼丽又懒倦。
-------------------------------------------------------------------------------
 #.  “哦,那可真是操他妈了。”绿谷出久举起监狱食堂里的玻璃杯细细地对着灯光端详,像是举着什么稀世珍宝,嘴里却不客气地对着狱吏伙伴们咒骂着。
   他放下杯子,瞟了一眼左手上从富人阶下囚粗壮的手臂上扒下来的劳力士,嘴上不停说着些污言秽语然后慢慢退出了嘈杂喧哗烟雾缭绕的狱卒休息室。
   咔哒.他听着监狱响起入夜的钟声,知道该开始工作了。

#.   绿谷出久戴着兜帽,坐在十二点时的霓虹灯照耀下的马路栅栏上。他身边不时会经过浪荡招摇的妓女或者满脸冷漠的牛郎还有娈童。
    "So,I'm a condom seller."绿谷叼着一根从眼前妓女身上摸出来的卡碧,笑的开心又淫邪,手却开始不安分了起来。他看着这位乳大的白人女性涨红了脸,甩着一头金色大波浪“哒哒哒”踩着高跟鞋走了,只好无趣地碾碎手中糖果一般的香烟。
   “小久!“身后是刚跑来的正在喘气的红发女孩儿。
   啧。 “要叫Father啊."拉下兜帽,他利索地在栅栏上转了一圈,语气无耻。“或者,你愿意叫爸爸?”然后轻快地跳到地上,捏紧少女脸上的包子肉.
   “...嘿小姐,要货吗."没有等到回答,绿谷熟练地从衣兜里掏出一包,又熟练地从少女地胸中掏出两张纸币塞进自己的裤兜。
      “哇!!小久你..."虽然衣着暴露处事圆滑,但依然是少女,还被喜欢的人做了这种事,红发女孩脸上飞起了红霞。
      绿谷又吃吃笑着戴上兜帽,想要走回黑暗,却被身后的少女拉住衣摆。
    “可是你明明可以不干这种事..."少女显得十分担忧。
    回头后却是狰狞而恐怖的笑脸。
     “滚."

#.再次头也不回地离开后他没有看到少女指尖颤抖地拿出手机。
-----------------------------------------------------------------------------------------------------------
    绿谷出久醒来后已经两天了。在这两天里他像个傻逼似的吃了睡睡醒就呆滞地看着牢狱里肮脏昏暗的墙壁,以及侧耳细听夹杂在喧闹咒骂声里的暧昧喘息。
    嘿,知道吗,最生产同性恋的地方除了军队就是监狱了。
    其实作为一个长期给妓女以及监狱供毒的职业毒贩,被逮到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这次被人从后面套袋子敲头果然还是因为太张扬而触犯了谁的禁忌吗.
    “喂,那个绿毛,出来。”压低了帽檐和声音的警察用警棍敲了敲铁栏杆,复又侧过身在门外笔直地站着,看不清脸色,只能看见在如此昏暗的地方还依然醒目的金色碎发。
    绿谷出狱门时抬头看了一眼,却被旁边的狱卒呵斥,只好沉默地跟在黑色军装的高个男人身后。突然脚踝被牢房门下伸出的手抓住,他一皱眉刚想甩掉,身边的男人却比他先一步用军靴踩住那只手。
    “嗷嗷嗷嗷!!!!!!!!!”长相猥琐的男人无法抽回被肆意碾压的左手,只好攀附在栏杆上发出凄厉的尖叫,睚呲欲裂。高个男人在听到嘶吼后似乎更加愉悦了,用低音炮一般的嗓音问着男人,但眼神却饿狼般地钉在绿谷出久身上。
    “爽吗,贱货。”
     哦.绿谷感到有冷汗从后背上滑腻的流下,他想他应该知道这是谁了。
     
     被识破的爆豪胜己也不再沉默,毫不掩饰地拦腰把绿发青年扛起,搂住他的屁股挂在肩上。绿谷倒是已经被吓到失语,他实在不能用他可爱的小脑子想到少年时的恋人为什么会在监狱里而且还是以上尉的军衔出现。
     “...既然你在这里,那么轰君呢?”自从被他扛起,绿谷都保持着僵死的状态。但是当他恢复正常后第一句话居然是问那个阴阳脸在哪,爆豪还是非常不爽。

    “哟,你想他啊。你到现在都不知道吗,你一直给供货的这家监狱就是他家的啊。”想象内的又一僵,爆豪笑了。“是的,监狱长就是轰焦冻。”

------------------------------------------------------------------------------

暂时就那么多...今天晚一点的时候会把肉发上来

到最后应该是会玩儿3p...果然我还是写黑化最拿手.

这里交代一下出久的性格转变,大概是因为年轻时爆豪和轰都不懂事强奸了他然后xxoo?好对不起我只能解释成这样了。出久的身份是战斗名族职业毒贩,道上叫他【神父】,英文的。以及交代过的全文ooc。

出现的女孩子是丽日。那句英文的意思是【我是个卖避孕套的】。

到底写不写系列?我听你们的。

     


评论(11)
热度(55)

© 鹿太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