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枝凋零 因我诉说了我的梦.

酒烧与眼热

     以前太宰喜欢跟人家讲小矮人有多么爱生气,有那么好撩。

     他一边跟人家讲还一边哈哈笑的在酒桌上打滚。

     蓄着灰色大胡子的酒保总是皱眉看他,手里却不敢对高脚杯有任何放肆。

-----------

     太宰又一次早早地从后门溜到酒吧里坐下,很熟练地从吧台里拿烟。然后哼着歌看酒保大叔做着营业前的准备。

     平常的一天,太宰的烟抽到一半,烟灰撒了一桌。看不过去的大叔给了他一个盛了点水的酒杯当烟灰缸。

    擦干净桌子,闲下来的大叔背过身靠在太宰身边,点烟,开口。

   “我说,你是有朋友叫中也吧。”

   “你不能老仗着别人的喜欢欺负人家啊。”

     太宰一愣。

      大叔叹口气,把刚抽的烟捻掉,准备开门营业。

    "...哈哈,先生可能不知道,他是男人..."

    "是吗。“酒保回头看了他一眼,烟雾缭绕中看不清那人的表情。

    他只知道太宰低下了头,不知道他低头是因为想起中原中也有时悄悄侧过脸去,微红了的眼眶。

  ---

   酒吧里进来了些男男女女,小声谈笑着,把身上的雪抖落干净,笑着与大叔打招呼。

     ------------------------------------------------------------

 年幼的爱人是脆弱的生物   会因为爱人的一句话而患得患失。

 他们的确是怕被讨厌 但总仗着这种喜欢欺负人家 终究是不好的。

 其实你可以理解为  我还太年轻。


评论
热度(15)

© 鹿太郎 | Powered by LOFTER